由市场来调节药价和医生的诊疗费用

由市场来调节药价和医生的诊疗费用

2020-06-21 00:28

一位不愿具名的药企相关负责人蒲先生表示,“政府不制定药品最高零售价,市场将充分竞争,品牌、质量、价格、渠道作用更突出。取消限价的确能让企业有利润空间去维持生产,但即便放开了自主定价权,也不会一拥而上大幅提价”。他认为,大企业将是价格战的赢家,一些独家品种、专利药、创新药等“高大上”的产品有了自主定价权后,适当涨价,企业成本可控,风险和压力减小;而竞争力不够、一些规模较小的企业将受到较大冲击,甚至难以生存。

目前,我国药品定价的基本方法为成本加成法,即按成本加一定利润来制定药品销售价格。北京商报记者从业内有关人士处获悉,当前药品生产企业价格无序竞争、药品流通环节过多过滥、不合理加价行为比较普遍。国家发改委近年来对药品进行了30多次降价,但由于政府主管部门没有对众多企业的药品进行准确调查,很难获得企业真实的药品成本。其结果是,一方面药价虚高问题没有解决,另一方面廉价药供应却出现短缺。比如说出厂价仅为15.5元的芦笋片,最高零售价格竟然达到136元,几乎是出厂价的9倍。而心脏病手术中的救命药——鱼精蛋白注射液,却因为价格过低企业不愿生产出现全国性短缺。近年来复方新诺明、正痛片、牛黄解毒片等一些疗效良好、价格低廉的药品缺乏,此次药品放开价格能否解决药价虚高、廉价药短缺的问题?

药房培训网总裁陈红彦认为,现在公立医院有三种医生,第一种是不仅能做到对症开药,而且还根据患者的消费能力来对症开药。在5元和15元感冒药的选择之间,如果患者消费能力低,就开5元的感冒药,现在这种医生很少了。第二种医生是能够做到对症开药,但不考虑患者的消费能力。比如说适合治疗这种疾病的有3个厂家的药,开哪个厂家的呢?哪个药厂给医生回扣了,医生就开哪个药厂的药,这样的医生在医院里占到80%。第三种医生是不管患者得什么病,就过度开药、过度医疗。

徐郁平认为,“公立医院的医生资源配置很好,优质的医疗资源如果提供基本医疗服务,这显然是资源与服务等级不匹配,而现在医师多点执业并未很好的落实,把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的医疗服务进行细分有一定难度,需要医改逐步深化来解决”。记者 刘亚力 夏姗姗/文

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我国尝试实行医药分开,取消医生的药品加成,这也无法从根本上切断医生和药企之间的利益链条。比较彻底的做法是对医疗市场进行细分,把基本医疗服务和高端医疗服务分开,基本的医疗服务由公立医院承担,药价和医生的诊疗费用等国家规定为低价,使得普通老百姓能享受到基本的看病服务。商业保险公司介入高端医疗服务,基本医保介入基本医疗服务。对于高端医疗服务,由市场来调节药价和医生的诊疗费用,这样享受高端服务的客户无论是药品和诊疗费价格相对高。

赵镇认为,药价改革追根溯源还是要回归到公立医院改革,尽管药企可以自主定价,但是处方权在医院医生手里,医生支配药品的权力过大,这就难以避免药企与医院、医生之间的暗箱操作。可能一些好的药品因为利润低很难卖出去,而一些利润高、成效一般的反而畅销,出现“劣币逐良币”现象在所难免。

“我在泰国观察到一个现象,高端医疗服务就好比是五星级酒店,基本医疗服务就好比是快捷酒店,二者的服务环境和服务体验不一样。”陈红彦讲述,“只有把患者进行分流,公立医院看病难、看病贵的现象才能得以解决。”

国家发改委有意放弃药品最高零售指导价的制定权,此传言纷纷见诸报端,这个话题对于在医药行业做了20多年的北京民智谷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史万奎来说没有兴奋点,他认为,国家发改委调价,药品价格升升降降,已经是一种常态,这些都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药品定价机制的缺陷,“如果说药价放开将会惠及到哪个方面,那就是对于专利药和独家品种是个利好。放弃药品最高零售价的指导权只是医改的一个环节,要想从根本上解决看病贵的问题,还需要公立医院的配套改革跟上”。

中国医药物资协会连锁药店委员会主任徐郁平认为,国家发改委对于一些廉价药价格定得太低,而且有的省份招投标以最低价格中标,造成廉价药短缺。如果国家放开这些低价药的最高零售价,将会导致廉价药价格有所上涨,药企有了利润就会生产,这将从某种程度上缓解廉价药短缺的问题。“廉价药短缺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医生受利益驱使,用和自己利益瓜葛的高价药,不用廉价药。如果从根本上解决药价虚高、廉价药短缺的问题,公立医院必须改革。” 史万奎表示。

国家发改委放弃药品最高零售指导价的制定权,这会不会导致药价失控?卓创资讯医药行业高级分析师赵镇认为,即便放开了药品最高零售价,由于市场竞争和市场调控,整体的涨价幅度和水平都有限。像专利药、创新药、独家品种等是利好,给廉价药也会释放不错的发展空间,一定程度涨价,但对于市场竞争充分的、走销量的常用药,如感冒药等将竞争激烈,或会降价。“在我国药价管制是非常行政化的,现在国家发改委有意放弃最高零售指导价的制定权,我持观望态度,可能会有针对性地放开部分药品价格,但我国配套细则和监管体系滞后,药品定价难以走向市场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