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广东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岑广东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2021-05-01 04:29

4月9日,在广西天峨县一个水库移民安置点,一位老人在屋外散步。

岑广东一家6口人,全家的收入除了每人每月50元的补贴外,全靠岑广东和妻子在县城打零工,老人养老和两个孩子读书的花费不小,一家人生活艰难。“市场行情基本上是每天工钱30元,一个月扣除花费几乎存不了钱。”岑广东告诉记者,村里还有移民到水库打鱼或者在县城骑三轮摩托载客,收入也很不稳定,遇到刮风下雨就没法挣钱,“如果运气好,一个月可以挣个千把元,如果运气不好一个月也就挣几百块”。

我国第二大发电站龙滩水电站所在的广西天峨县是著名的水库移民县,全县不到17万人口就有水库移民近3万人。在天峨县城周边的20个移民安置点,生活着8000多移民。由于没有土地,一些生活本就困难的移民甚至不得不举债高价买地安葬过世老人。

“我们现在最为难也是最紧迫的,就是老人过世后的上山问题!当初政府动员我们搬迁时曾承诺‘房子、猪圈,包括墓地都会安排得好好的’”。岑广东告诉记者,由于政府在移民安置点没有配套规划墓地,搬迁至此的移民过世后无地安葬,陷入“活不好,死不起”的境地。

近日,部分移民到县有关部门反映诉求,期盼政府帮助解决安葬难题。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一路跟随,亲历了移民们在部门间被“踢皮球”的遭遇。

移民黄平福一家7口人共得到补偿款11.7万元,为了给家里的三兄弟建房子,全家把补偿款花光不算还借了7万多元外债。他表示,由于土地资源紧张,周围有地的村民都不愿卖地给移民当墓地,有时候即使四处借钱出高价也买不到墓地,这让移民们感到十分为难。

岑广东,家住天峨县兴隆水库移民安置点的龙滩水库移民。2006年,因龙滩水库蓄水,他与30多户人家一起按照政府安排,从约100公里外的天峨县下老乡百塘村下芽屯搬到兴隆安家。

最令岑广东为难的是在县城打工经常找不到工作,因为雇主一听是水库移民,就会说“移民有大笔补贴,不用打工了”。“家里有老人小孩,我们也不可能离开家去广东等地工作,只能过一天算一天。”他说。

连迁移民安置点是天峨县城周边最大的移民安置点,原规划安置移民146户650人的村子,实际上安置了移民179户746人。与其他移民一样,连迁的移民也身处“没有墓地,无处可埋”的尴尬境地。

不少移民所得的补偿款还不够建房子,一些安置点的房子只是一个空架子,屋内往往没有装修,家徒四壁。老人过世后的数千元甚至上万元的墓地费用仿佛压着每户移民心头的一座大山。

“我们连怎样好好活下去的问题都还没解决,现在又要面临‘死都死不起’的困难。”连迁移民黄景丰说,当初动员搬迁时,政府干部告诉村民“请放心,在安置点生老病死都会有政府帮解决”,“安置点有自来水有公路,一打开龙头水就会流进田里”。正是有了干部的承诺,村民们才搬到连迁。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移民生活会如此艰难。

移民龙业的父亲2011年去世,家人四处借钱,花了3800元才从附近原住村民手中购买了一块4平方米左右的荒坡当做墓地。他告诉记者,现在移民点的老人陆续到了80岁,周边墓地价格也在飞涨,很多墓地5000元起价,有的价格已经超过8000元,“我们都已经死不起了”。

2011年8月,连迁移民安置点一位李姓老人过世。死者家属与当地村民协商购买一块4平方米大小的墓地。刚开始,双方谈好以8000元的价格成交,当家属准备上山安葬老人时,卖方却忽然提价到9000元,随后又加价到1万元,最后涨价至12000元。

岑广东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们家共得到各种补偿款14.9万元,其中9万元用来建新房子,3万元买了1亩水田。“房子还没装修好,补偿款就全部花光了;政府每月给每人50元生活补助,现在听起来就像一个笑话,还不够买4斤猪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