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东北经济的痛

曾是东北经济的痛

2020-07-18 11:27

最近,厦门市10家国有企业被压缩2368亿元的银行授信,自厦门银监局试行联合授信机制以来,这是首批被压缩授信的国企。去杠杆步入深水区,国企成为重中之重。年初以来,中央企业逐步建立多渠道降杠杆减负债机制,多个市场化债转股项目已率先落地,截至10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5.7%,比上年同期下降0.5个百分点。

“放管服”持续加力,打造营商环境高地。今年初,我国进口化妆品“审批改备案”试点在上海浦东新区启动。“从审批改备案,节省了至少几个月时间,消费者对进口优质产品的需求得到更好满足。”丽人丽妆总裁黄韬说。

实现高质量发展,去杠杆不搞“一刀切”,不刮“一阵风”,而是有保有压,让实体经济沐浴更多阳光雨露。“今年银行对我们的总授信额度增加30%,公司上下对今后的发展更有信心了!”江苏骠马智能装备公司董事长季松林说。

今年8月20日晚,中国联通发布公告,正式披露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总体方案,鸣响了重点领域混改“第一枪”。作为国企改革重要突破口,混合所有制改革坚持政府引导、市场运作,以企业为主体,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在前两批19家中央企业试点重点任务逐步落地的基础上,11月又有31家中央和地方国有企业纳入第三批混改试点范围。

新方位,新起点。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新发展理念,在高质量发展之路上驰而不息、奋发有为,中国经济必将书写恢弘壮阔的发展新答卷。

政府和市场各归各位,机制变革激发出中国经济更持久、更健康的内生力量。今年1—10月,中央企业实现利润总额超过1.2万亿元,同比增长18.1%,增速创近五年同期最高水平,更可喜的是,制造业成为利润主要来源,央企正从规模速度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呈现稳中提质、稳中趋优的发展好态势。

到今年10月底,全国31个省份已全部开通网上企业登记系统,累计受理量474.1万件。办企业、当老板成了零成本的寻常事,前三季度,每天有1.65万户企业在大江南北扎根生长,是商事制度改革前的2倍多。

11月,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传来重磅消息: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直接或间接投资证券、基金管理、期货公司的比例限制放宽至51%,且实施3年后投资比例不受限。金融业向来是一个国家开放程度的试金石,允许外资控股,再次向世界表明,“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投资不过山海关”,曾是东北经济的痛。黑龙江向自身权力“开刀”,省级行政审批项目下放50%,政府权力清单精简70%……营商环境之变,引来大量资本。据统计,黑龙江全省近三年1亿元以上产业项目3420个,其中东北区域外企业投资1100个,占比近1/3。

河北诺恩水净化设备有限公司展厅里,混浊泛黄的污水被注入净化设备中,汩汩清泉随即流出。“以前是产生污水的,现在是生产净水的,多亏国家减税政策,帮我们实现转型。”董事长朱增武说,公司被税务部门认定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享受多项税收减免,每年节省资金数百万元,让公司轻松完成从采矿企业到净水企业的转型升级。

扩大减半征收所得税的小微企业范围、清理能源领域政府非税收入电价附加……今年,减税降费“红包”一波接一波,全年减轻社会负担超万亿元。1—10月,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和费用同比各减少0.26元、0.25元。

“中国主动提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充分体现了历史转折关头的大国担当,将对世界经济发展起到重要引领作用,为全球化进程注入新的动力。”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说。

“以前旺季订单多、产能少,想吃吃不下;淡季订单少、产能多,经常饿得慌。”广东东莞业达服饰有限公司负责人周伟说,入驻互联网平台“淘工厂”后,他的工厂以批量订单和定制订单搭配生产,几乎全年无空闲。不仅如此,“共享工厂”将工厂产能商品化,订单需求量大的时候,还能拉上伙伴工厂一起干。

雁栖湖畔,“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收获270多项具体成果,见证着世纪蓝图从理念化作行动、从愿景变为实景。共商、共建、共享——“一带一路”倡议得到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积极支持,并被写入联合国大会决议与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宣言。

从中国制造迈向中国智造,我国实体经济领域发生着深刻变革,今年前三季度工业产能利用率达到76.6%,同比提高3.5个百分点,为近五年来最高水平,企业“获得感”“价值感”“含金量”明显增强。